Write the Code. Change the World.

2月 10

分享一个单元素无缝滚动的跑马灯效果,替代marquee

目前网上的横向跑马灯效果大多都是多元素的,单元素滚动都用marquee,但无法做到无缝衔接滚动。

 

所以我修改了一个JQuery插件用作单元素无缝滚动,使用起来还是挺方便的,献丑把这个发出来给有此类需求的同学,以免重复造轮子;-)

 

总体实现了长度不够不滚动;鼠标指向暂停滚动;滚动方向切换(左右);滚动速度调整。当然瑕疵还是有的,希望发现问题的同学可以留言指正问题。

 

总之,先看下简单的demo演示吧:单击这里打开

 

下载地址:http://pan.baidu.com/s/1eQgXIJC

阅读全文 >>

11月 22

解决SQL2008 R2 远程过程调用失败[0x800706be]问题

装完Visual Studio2012后SQL2008的SQL Server配置管理器就无法正常使用,一直显示远程过程调用失败[0x800706be]。如下图:

远程过程调用失败[0x800706be]

远程过程调用失败[0x800706be]

解决办法其实很简单,在控制面板\程序\程序和功能 (XP或03下为控制面板\添加或修改程序) 卸载名为“Microsoft SQL Server 2012 Express LocalDB”的应用程序。然后再次尝试打开SQL2008的SQL Server配置管理器,问题解决。

 

阅读全文 >>

4月 12

程序员妻子自述:那些程序员教给我的

我曾经跟朋友开玩笑说,这个时代,有两种人的妻子应该要受人尊敬,第一种是军嫂,这是毫无争议的,第二种就是像我这样的,程序员的老婆。当然,这个玩笑半分自嘲半分真。我的本科是穿着大白褂在各种挂着植物、动物、有机化学、无机化学的门牌的实验室里度过的,在显微镜下给三段生的夹竹桃画过横切片图,在大头针和解剖剪子的辅助下找过蚯蚓的三条神经,闻过带有臭鸡蛋味的硫化氢气体……

 

是的,你们都猜对了,我确实是相貌平平,不修边幅,素面朝天的理科女。见了人就开始习惯性地科普:蝴跟蝶,蜻跟蜓,其实是不一样的,还有,白菜跟萝卜其实都是属于十字花科啦,香港的市花根本就不是紫荆,那是马蹄甲,还有,还有,那个康乃馨的学名其实更好听的,叫石竹花……

没有人欣赏我。

因 为没有人在意我在说什么。是啊,我说的那些东西根本就没什么用处,别人还不如去微博上关注科学松鼠会。他们说,女生就应该好好打扮自己嫁个好老公,谁关心 什么纲目科属种。他们说,女生就应该多读点张小娴和亦舒。他们说,女生就应该多学点礼仪和瑜伽。他们说,你要是什么都不会,就学点厨艺啊。他们说,理科的 女生就是木讷,又没有情调,不如去选修一个文科的双学位吧?

——为什么呢?

——为什么?!你不想嫁个好老公吗?!

——哦。

其 实,虽然我没有读过张小娴和亦舒,但是我读过三毛,读过张爱玲,读过严歌苓,读过杨绛,读过席慕容,读过冰心,读过安妮宝贝,读过七堇年,读过王安忆,读 过《飘》,读过《安娜·卡列尼娜》读过《苏菲的世界》……不是只有清新文学和治愈系才能诠释一个女性啊,难道严肃文学就不能解读一个女性了么?

虽然没有学过礼仪,可是我大一就开始报名学习街舞。难道只有学过礼仪的女生才值得被疼惜被怜爱,而一个戴着鸭舌帽跳街舞的女生就应该遭到集体鄙视么?

……

是的,你们都比我聪明,知道我会遇到一个正眼看我的男生。

他告诉我,你很特别啊,很好啊,不需要改变啊……

我顿时就觉得他的周围笼罩了耶稣一般的光辉。

他是个程序员。

当然我不否认我从小到大确实有被一些审美有问题的男生夸奖过长得好,或许是他们深知白富美不会给予垂怜,像我这样的不入流的长相应该可以徒添他们的自信。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跟我说过那么一句话:

你很特别。

可惜晴天霹雳是个贬义词,不然我真的很想用来形容我当时听到这句话的心情。

然后呢,然后我就义无返顾地成了一位程序员的老婆。我继续给他科普各种知识,他从来都是饶有兴致地看着我,就算我口沫横飞手舞足蹈他都不会嫌我聒噪。我甚至在他的鼓励下一天一天觉得自己确实长得不错。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那个小黑窗,看到了各种在小黑窗上面跳跃的白色字符。

——这是什么意思啊?

——这个表示创建一个目录,这个表示进入这个目录,这个表示查看这个目录的列表内容……

——哦……我给你洗个苹果吧……

后来,我们一个房间两台电脑,我们都不知道彼此在做什么。

后来,我说要不你教教我学编程吧。

后 来,他告诉我一个网站,里面是《笨办法学python》,告诉我他常常看cnbeta,看爱范儿,看瘾科技,看糗事百科,告诉我他用 google reader,gmail,告诉我什么是单核什么是双核,告诉我什么是bug,告诉我固件指的不是一个固态的硬件而是软件,他送给我手机, 然后帮我刷机,送给我ipod touch然后帮我越狱,给我的电脑里面装上ubuntu……

他不让我在手机上面贴膜,并花时间跟我解释为什么不需要这么做。也是摔了几次之后他才答应我给手机买个保护壳。

他常常给我普及隐私的重要性,告诉我要及时备份我的各种文件。

后来,我陪他看《生活大爆炸》看《行尸走肉》看《生化危机》……

后来,我陪他逛华强北,逛博物馆,陪他加班……

后来,我考上了研究生,我们结了婚,分隔两地。

我开始学习PHP,学习HTML,学习Java,学习Dreamweaver,学习PS……

然后我开始给身边的女生普及各种计算机知识,陪她们去买电脑,挑手机,告诉她们不要给手机贴膜……

后来,我认识了很多很多很多程序员。从我的老师到同学,从我的朋友到朋友的朋友,从我读的书里面。

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

我知道了Steve Jobs,知道了为什么less is more,知道了为什么用户体验那么重要,知道了stay hunger stay foolish.

我知道了Steve Krug,知道了为什么面包屑会叫做面包屑,也知道了为什么网页要做得Don’t make me think。

我还知道了Norman,知道了诺曼门,知道了如果东西使用不便不是我的错,而是设计的问题。

……

我懂得了程序员的幽默。

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

我真正开始从心底里肯定自己,也是因为他。

这是一个好男人带给我的。

所谓的独立,便是不向别人过多索求,也不过多抱怨。

很遗憾的是,我没能带给他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于是就想起了张卫健那首很老的歌:

“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有一点吵,如果你感到寂寞,我带给你热闹……”

阅读全文 >>

4月 12

.Net脱壳反混淆工具,支持.Net Reactor 4.X

demo

本程序基于de4dot,Winform应用程序只是简单调用,若使用所有功能请用cmdshell 执行de.exe

╮(╯_╰)╭ 初衷仅仅是为了写一个跟注册机一样的界面而已,欢迎传播。

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rang.lu/2013/04/648.html

支持以下程序的脱壳及反混淆:

  • Agile.NET (aka CliSecure)
  • Babel.NET
  • CodeFort
  • CodeVeil
  • CodeWall
  • CryptoObfuscator
  • DeepSea Obfuscator
  • Dotfuscator
  • .NET Reactor
  • Eazfuscator.NET
  • Goliath.NET
  • ILProtector
  • MaxtoCode
  • MPRESS
  • Rummage
  • Skater.NET
  • SmartAssembly
  • Spices.Net
  • Xenocode

下载地址: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438723&uk=1007081144

 

阅读全文 >>

11月 24

重逢

 

《重逢》  作者:吴念真

 

事业失败之后才发现除了开车之外,自己好像连说得出口的专长都没有,所以最后他选择开出租车。

不过,出租车在市区里跑还是容易碰到以前商场上的客户或对手,“熟人不收费,自己倒贴时间和油钱这不算什么……,最怕遇到的是以前的对手,车资两百三给你三百块,奉送一句:不必找啦,留着用!外加一个奇怪的眼神和笑容,那种窝囊感够你低荡个一整天!”

所以后来他专跑机场,说比较不会遇到类似难堪的状况,而且也不用整天在市区没目的地逛,让自己老觉得像一个已经被这个战场淘汰的残兵败将,或者像中年游民一般地无望。

不过,他也承认跑机场的另一个奢望是如果前妻带着孩子们偷偷回国的话,说不定还有机会睹上他们和孩子们见上一面;“离婚后就没见过……,我都只能凭空想象他们现在的模样。”

孩子和前妻一直没碰上,没想到先碰到的反而是昔日的爱人。

他说那天车子才靠近,他就认出她来了。“曾经那么熟悉的脸孔和身体……,而且除了发形,十几二十年她好像一点也没变。”

上车后,她只说了一个医院的名字和“麻烦你”之后就沉默地看着窗外,反而是他自己一直担心会不会因为车子里的名牌而被她认出来;不过,她似乎没留意,视线从窗外的风景收回来之后便拿出电话打。

第一通电话听得出她是打回澳洲雪梨的家,听得出先生出差去英国,她轮流跟两个孩子说话,要一个男孩不要为了打球而找借口不去上中文课,也要一个女孩钢琴要好好练,不然表演的时候会出糗,然后说见到外婆之后会替他们跟她说爱她等等,最后才听出是她母亲生病了,因为她说:“我还没到医院,不过妈妈相信外婆一定会很平安。”

他还记得她母亲的样子和声音,以及她做的一手好菜,更记得两人分手后的某一天,她到公司来,哽咽地问他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女儿呢?”那种颤抖的语气和哀怨的眼神。

打完家里的电话,接着打的是她公司,利落的英文、明确的指令加上自然流露对同事的关心一如以往。

他们大学时候就是班对,毕业之后他去当兵,而她在外商公司做事;退伍后,她把一些客户拉过来,两个人合伙做,三年后,两人公司变成二十几个人,而他却莫明其妙和一个客户的女儿上了床。“说莫明其妙其实是借口。”他说:“到现在也没什么好不承认的……,一来是新的身体总比熟悉的刺激,还有……这个客户公司的规模是我的几百倍,那时不是流行一句话:娶对一个老婆可以省掉几十年的奋斗?”

最后车子经过敦化南路,经过昔日公司的办公室,两旁的台湾栾树正逢花季,灿烂的秋阳下一片亮眼的金黄。

后座当年的爱人正跟之前公司的某个同事话家常,说台北说澳洲说孩子说女人到了一个年龄阶段的感受,然后说停留的时间以及相约见面吃饭,说:“让我看看你们现在都变成什么模样。”

车子最后停在医院门口,他说他还在躲避,也在犹豫要不要跟她收费或者为她打个折,没想到后头的女人忽然出声,笑笑地用极其平静的语气跟他说:“……我都已经告诉你所有近况、告诉你现在的心情、告诉你对一些人的思念……,什么都告诉你了,而你……连一声简单的问候都不肯跟我说?”

阅读全文 >>

11月 23

对不起了老四

云儿多LOGO

云儿多 LOGO 小样

 

艺术系的大都喜欢第二个且讨厌第一个跟第三个,软件工程的大都喜爱第一个跟第三个且讨厌第二个。第四个目前仅有一位支持者,提前PASS掉,对不起了老四。

阅读全文 >>

11月 22

放开那些员工-和菜头

我觉得中国的员工怎么就那么倒霉呢?所谓的现代企业制度听起来很美好,但是管理上大多还是“外儒内法”的那一套,手段上还是传统的权谋法术那一套。而且,还有那么多企业主顽固得像驴一样,丝毫没有感觉到时代变迁,依然故我地拿他那惯常的手法修理所有员工。

不觉得有变化?那我拿加班举例子。你和70后说加班,70后就去加班了,和水牛一样驯顺。你和80后说加班,事情就要复杂一些了,班可以加,但是发薪水的时候别人站在你面前,翻《劳动法》给你看。你和90后说加班,90后说贵公司是不是疯了?怎么一点都不好玩?对不起,我要辞职。然后,70后把这件事情默默发到微博上去了,说“请大家评价一下这样的公司”,80后看到了狂转狂骂。最后剩下你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场地中央,振臂高呼:要有感恩的心。。。。。。

世代不同,员工都不一样。70后敢怒不敢言,80后敢怒敢言,90后懒得理你,不爽拔腿就走。这是一个从螺丝钉变成活人的过程,没有人能够阻挡。等到00后登场,别人生下来可能就是三代移民,名下3、4套房子价值千万,凭什么跟着你的小指挥棒转?因为你的公司一年可以发给他5万块钱工资?二十年前,贴在墙上的“员工价值”四个字跟放屁一样。但是今天,企业主怕是要好好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了。

我的一个传统行当的朋友进军电子商务,本身公司就小,雇佣不到牛人,给钱人家也不来。最后,只能找了一批白板90后。什么叫白板90后?无文凭,无专业,无技能,无经验。两年前,我看到他们做的淘宝主页,丑得叫人只想秒关。朋友也没办法,带着玩呗。他努力把公司变成一个大型游乐场,电子商务既然都不懂,大家就当电子游戏打着玩。什么都尝试一下,快速积累一点经验,彼此分享,然后继续前进。一年之后,他的淘宝店双皇冠。现在,则是细分行业的第一名。白板90后现在都是他的顶梁柱,别人挖都挖不走。为什么?第一:公司很好玩,换别的地方找不到那么多好玩的人好玩的事。第二,个人水准提升,在这个环境下提升速度最快,最能感觉到自己的价值。

而大多数企业主依然在搞官场政治手腕那一套。第一就是玩威吓,动不动群发一个邮件。不是说“末位淘汰”,就是“减员增效”。意思是老子管着你的饭碗你,你给老子小心一点。问题是,被你吓大的都是离不开你公司的人。而公司离不开的人大概你吓不到别人,这种人在市场上有权利挑选一个嗓音较为柔和的老板。玩威吓能否提升生产效率?短期内也许如此。不过,本质上来看,这跟狗在电线杆子下撒尿是一个原理:标明领地。对,你可以开除人,公司里你是老大。那么,公司就永远是你的公司,和员工没一点关系。您全能,您圣明,那么您自己全来吧。

第二种就是玩忠愚。弄一个核心小圈子,全是忠犬八公状的兄弟,除了点头就会鼓掌叫好。然后他们就是标杆,鼓励全体员工向他们看齐。谁看齐了之后,汤里也扔块骨头,好让剩下的人看到。忠字当头,手捧感恩的心,然后就可以滚蛋加班去了。问题是,谁比谁傻啊?把这个当作是公司文化,你也得多准备几根骨头不是?甲骨文的老板开全体大会也把话说得极难听:为什么公司有今天,因为我牛逼。为什么我牛逼?因为你们傻逼。他确实牛逼,别人没办法反驳。而你自己没那么牛逼,雇一班吹鼓手环绕身边,大谈奉献、感恩,扔几个骨头作为奖励,谁信啊?这说穿了不就是慕容复演戏么?

还有一种就是洗脑。乱世出英雄,太多人崛起得太快太莫名其妙。午夜梦回的时候,起身躺在钱堆上,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转念一想,另一种深深的恐惧立即升起:万一他娘的这梦醒了怎么办?银子流水一样的来,未必将来不会流水一样的去。于是,古代皇帝找方士求长生,现代企业主找咨询师求管理。一帮莫名其妙的巫师神汉进驻公司,全员培训洗脑。N本培训教材其实就一句话:你们的Boss是神仙,本公司就是个神话,请崇拜神仙,奉献一切。不知道自己怎么起的家,也就永远不会自信,也就永远给了这些洗脑专家工作机会。问题是,创造利润的人毕竟不是这些专家啊!

工作本身就很辛苦了,但是还要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折腾,所以我说中国的员工很可怜。老板对待他们的方式不像是对待一个心智健全的成人,而是像是在对待可以哄骗欺瞒的幼童或者智障。我想说放开那些员工吧!让工作的归于工作,让他们找到一个真心投入工作的理由。

阅读全文 >>

11月 21

其实吧

实,我挺想回到高中再谈一次真正的恋爱。然后,持续一段长长的感情。

其实,我感觉我再也拿不出那样的感情了,除非是谁故意地引诱我。

其实,我非常讨厌勾引男人的女人。

其实,我觉得我也拒绝不了那样的女人,就像女人总是拒绝不了很会说甜言蜜语的男人一样。

其实,这天生的贱命有着原罪的烙印。

其实,我挺贱的。 ­

其实,我想毙了我自己。 ­

其实,那些整日追求着床第之欢的年轻男女才像一个正常的人——那样的年纪,用性器官来思考,是每一个人所背负的原罪,不足为奇。 ­

其实,我不正常,因为我总是比正常人高尚那么一点,为什么选中的是我?关于这一点,我早晚会向酥哥问清楚。 ­

其实,我是有神论者,我一直希望有超越人的最高级的存在,那样,在终极审判的那一日,我就可以看到有些人应的惩罚。 ­

其实,你们都看出来了:我对自己的力量没信心。是的,有好多年了吧。­

阅读全文 >>

11月 20

思念,是地球上唯一违反地心引力的东西

 

《思念》  作者:吴念真


小学二年级的孩子好像很喜欢邻座那个长头发的女孩,常常提起她。每次一讲到她的种种琐事时,你都可以看到他眼睛发亮,开心到藏不住笑容的样子。


他的爸妈都不忍说破,因为他们知道不经意的玩笑都可能给这年纪的孩子带来巨大的羞怒,甚至因而阻断了他人生中第一次对异性那么单纯而洁净的思慕。

双方家长在校庆时孩子们的表演场合里见了面;女孩的妈妈说女儿常常提起男孩的名字,而他们也一样有默契,从不说破。

女孩气管不好,常咳嗽感冒,老师有一天在联络簿上写说:男生邻座的女生感冒了,只要她一咳嗽,他就皱着眉头盯着她看,我问他说是不是咳嗽的声音让你觉得烦?没想到孩子却说:不是,她咳得好辛苦哦,我好想替她咳!

老师最后写道:我觉得好丢脸,竟然用大人这么自私的想法去污蔑一个孩子那么善良的心意。

爸妈喜欢听他讲那女孩子点点滴滴,因为从他的描述里仿佛也看到了孩子们那么自在、无邪的互动。

“我知道为什么她写的字那么小,我写的那么大,因为她的手好小,小到我可以把它整个包——起来哦!”

爸妈于是想着孩子们细嫩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的样子,以及他们当时的笑容。

“她的耳朵有长毛耶,亮晶晶的,好好玩!”

爸妈知道,那是下午的阳光照进教室,照在女孩的身上,女孩耳轮上的汗毛逆着光线于是清晰可见;孩子简单的描述中,其实有无比深情的凝视。

三年级上学期的某一天,女孩的妈妈打电话来,说他们要移民去加拿大。

“我不知道孩子们会不会有遗憾……”女孩的妈妈说,“如果有,我会觉得好罪过……”

没想到孩子的反应倒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平淡。

有一天下课后,孩子连书包也没放就直接冲进书房,搬下世界旅游的画册便坐在地板上翻阅起来。

爸爸问他说:你在找什么?孩子头也不抬地说:我在找加拿大的多伦多有什么,因为xx她们要搬家去那里!

画册没翻几页,孩子忽然就大笑起来,然后跑去客厅抓起电话打,拨号的时候还是一边忍不住地笑;之后爸爸听见他跟电话那一段的女孩说:你知道多伦多附近有什么吗?哈哈,有破布耶……真的,书上写的,你听哦……“你家那块破布是世界最大的破布”,哈哈哈……骗你的啦……它是说尼加拉瓜瀑布是世界最大的瀑布啦……哈哈哈……

孩子要是有遗憾、有不舍,爸妈心里有准备,他们知道唯一能做的事叫“陪伴”。

后来女孩走了,孩子的日子寻常过,和那女孩相关的连结好像只有他书桌上那张女孩的妈妈手写的英文地址。

寒假前一个冬阳温润的黄昏,放学的孩子从巴士下来时神情和姿态都有点奇怪。他满脸通红,眼睛发亮,右手的食指和拇指好像捏着什么无形的东西,快步地跑向在门口等候的爸爸。

“爸爸,她的头发耶!”孩子一走近便把右手朝爸爸的脸靠近,说,“你看,是xx的头发耶!”

这时爸爸才清楚地看到孩子两指之间捏着的是两三条长长的发丝。

“我们大扫除,椅子都要翻上来……我看到木头缝里有头发……”孩子讲得既兴奋又急促,“一定是xx以前夹到的,你说是不是?”

“你……要留下来做纪念吗?”爸爸问。

孩子忽然安静下来,然后用力地、不断地摇着头,但爸爸看到他的眼睛慢慢冒出不知忍了多久的眼泪。他用力地抱着爸爸的腰,把脸贴在爸爸的胸口上,忘情地号啕大哭起来,而手指依然紧捏着那几条正映着夕阳的余光在微风里轻轻飘动的发丝。

阅读全文 >>

6月 13

我们的战场

我军。
“团长!敌人马上就要进攻了!”一名士兵大声喊道。 
“大家被子都叠好了吗?”团长没有任何表情。
“团长!可是敌….”  
“敌敌敌!敌NMLGB!问你被子叠好没?!”团长上前就是一巴掌。 
“大家正在叠,可是光叠被子也打不赢….”士兵还没说完,只见团长怒目瞪着自己, 顿时不敢做声了。  
“都给我好好叠!叠不好的一律封禁10天!”团长发出号令。
 
同时,敌军阵营。
“长官!下令进攻吧!”
“再等等,他们怎么毫无动静?”长官答。
“长官,他们都在叠被子。”
“什么?!”长官一阵慌乱:”不好,有埋伏!大家快撤!”
 
我军。
“团长,敌人撤退了!”士兵简直不敢相信。
“恩。”团长回道,然后擦了擦脸上的汗。
“团长,跟着你真是安全,这么多年都没上过战场。”
“上NMLGB!”团长说着,指了指背后如豆腐块般的被子:“这个!就是我们的战场!”
团长说完,不再理会士兵仰慕的目光,径直朝厕所走去,深藏功与名、、、

阅读全文 >>

加载中……